首页 > 热门理财资讯 > 互联网金融公司 > 计葵生对离职风波首发声:副董事长离职不会影响IPO
2016
03-11

计葵生对离职风波首发声:副董事长离职不会影响IPO

来源:和讯网

  铁打的董事长流水的高管。昨天,陆金所入职不到一年的副董事长杨晓军离职已被确认,离职后杨晓军将加入玖富金融。玖富是传统金融公司,近几年主攻P2P网贷业务。

  2015年4月,杨晓军入职陆金所,此前是银监会创新部的副主任,擅长P2P借贷的监管及门槛细化。就在同年3月,也就是杨晓军入职的前一个月前,陆金所刚刚传出2.5亿坏账风波。此后,杨晓军入职不久,陆金所P2P网贷业务被剥离,放入平安普惠旗下。对于离职理由,杨晓军对外公布是为了家庭,毕竟家在北京,人却在上海工作。

  “杨晓军确实自己的个人家庭原因离开陆金所的,而且他也认同互联网金融的发展大趋势,否则也不会离职之后也加入一家互联网金融公司。”陆金所董事长计葵生在接受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专访时说。

  在杨晓军之前,2015年8月已经有媒体爆出陆金所一年内有7位副总经理离职,而成立四年多也换了四次总经理。此前的三任总经理为史良洵、周廷源、谢泓源分别来自平安系传统金融机构和银行业。而陆金所现任总经理叶朋则是阿里系的空降兵。历任阿里巴巴集团淘宝商城(现天猫)总经理、阿里小企业业务事业群总裁及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近日离职的杨晓军是陆金所目前职级仅低于董事长计葵生的高管。

  计葵生解释,陆金所并不是一年内走了七个副总经理。这七个人是在两年时间内陆续离开的。“陆金所下设下十几个部门,高管基数本来就大。一个新的企业,特别是互联网公司在发展过程中,人员本来就需要不断调整,大多数互联网金融公司都会经常有人员变动。”

  从陆金所的发展来看,计葵生把离职人员总结出三类:

  一类是很多传统金融行业的从业者,看到互联网金融发展火爆,就想进圈子里看看,但是,最后发现,这一领域和传统金融的思维模式和习惯都不一样,就选择了离开;第二种是随着企业从小变大,业务也在不断调整的过程中,跟不上企业发展的节奏,不能很好适应互联网的客户体验和市场逻辑而选择离职;最后就是个人原因,如搬家或者有更好的工作机会。


  2015年,陆金所内部业务的确变化频繁,更像是为上市铺路。

  2015年,大陆金所下分三个业务版块,陆金所开放平台、平安普惠和金交所。其中,平安普惠在线下经营多年,有很多业务都是原平安银行(000001,股吧)旗下的,模式已十分成熟。而陆金所开放平台则具备更多互联网金融特质,陆金所和前海征信一起成立P2P开放平台“人民公社”就在这一版块中,模式类似于P2P行业的“天猫”。而金交所定位为“大陆金所”的跨境中心,很多跨境业务将会落地到这里。

  “未来,陆金所还会招大量的传统金融背景的人才以及互联网的高管,未来陆金所发展的根本是风控和产品。”计葵生说。

  计葵生曾经表示,陆金所有3种人,金融背景的,互联网背景的,以及扮演桥梁和转换器的人,这3种人员的比例大约是5:1:1。

  他把自己定位为陆金所的桥梁和转换器。很难想像,中国最大的一家互联网金融公司,扮演传统与互联网之间桥梁的居然是一个外国人。也许只有马明哲敢于这么调外援。

  马明哲曾经有一段经典的“过桥论”:假如河上有桥,我们就不必摸着石头过河,付一点过桥费就可以快速通过,这样既赢得时间,又避免风险。平安集团就曾因为大量重用外籍资深金融高管而让业务风声水起。马明哲曾说过,平安前100名高管中,有将近60%是外籍。

  2011年,计葵生刚刚解决台新金融的双卡危机,就被马明哲相中了。计葵生生在美国,却说得一口流利的中文;在美国明德学院读的文学学士,却比很多金融背景深厚的银行家更善于对业务进行重组与并购。

  在台新金融面临双卡危机,亏损100多亿人民币时,计葵生对这家公司进行了大刀阔斧的重整,不仅重建了台新金融的消费信用业务,节省运营成本30%,还在2006年引进新桥、野村及索罗斯等机构注资台新金融,共计约11亿美元,此后,台新金融的资产负债表得以重建。

  据说,马明哲挖到计葵生只用了一个半小时。“早就想来中国工作,很多朋友和我说,平安是最好的选择。”刚到平安银行时,计葵生的职位是CIO,也叫首席创新官。刚刚上任时他还和老婆打趣道,“这是不是不用干活的闲差啊。”没想到四年之内,拆分部门、试水P2P网贷、整合小额信贷业务、合并金融公司、转型理财平台,计葵生一点也没闲着。2016年,陆金所已经超过美国的LendingClub,成为全球最大的P2P平台。1月18日,陆金所正式对外宣布完成12.16亿美元融资,其中包括B轮投资者9.24亿美元投资和A轮投资者行使认购期权投资的2.92亿美元,融资完成后,陆金所估值达到185亿美元。

  陆金所到底值不值这个数,很多人提出置疑。

  来自陆金所的资料显示,这家公司2014年营收为1亿美元,2015年营收预计为7.06亿美元,2016年到2018年营收预计则分别是31.03亿美元、61.66亿美元、98.43亿美元。

  但也有媒体指出陆金所2015年预亏损约4.15亿美元,
2016年会继续亏损6800万美元,但到2017年会明显好转,预计盈利15.55亿美元,2018年预计盈利35.44亿美元。对此,计葵生回应肯定亏损没有4亿美元,但具体金额也不能披露。计葵生表示,亏损金额中的百分之八九十是获客成本,及系统投入,同时2015年将平安普惠并入陆金所的会计影响也很大。

  互联网金融公司前三年营利的公司几乎没有,盘子越大,坏帐率越高,前期的获客成本、风控投入也会更高,对于陆金所与计葵生来说,2016年IPO之后的数据报表可能更有说服力。

最后编辑:
作者:罗伯特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