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门理财资讯 > 平台 > 链家去年首付贷约三亿 董事长自称已百口难辩
2016
03-11

链家去年首付贷约三亿 董事长自称已百口难辩

来源:和讯网

    [链家“去年138亿的P2P金额里面,大概有三个亿新房首付贷,在途余额1.2亿”。]

  上海两起客诉事件,将链家推上风口浪尖。

  时值北京、上海楼市火爆,链家公众审视的目光不只聚焦于链家经纪业务本身,更转向其金融板块。风暴口上,链家董事长左晖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专访说,从未感受到过今日这般的舆论压力。

  链家产业与金融齐头并进,左晖摸着石头过河,现在是否碰触到了发展边界?

  企图心与挫折

  左晖是有“大企图心”的人,上海链家总经理邵非此前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的时候这样评价链家掌门人。

  正是因为看中这一点,邵非一手创立的德佑地产与链家2015年3月走到一起,他于合并后出任上海链家总经理。有了集团提供的底线和防御体系,上海链家开始跑马圈地。彼时,上海链家不过200余门店,一年后增加千家。

  外界不免觉得这样的速度有揠苗助长之患,而最近的风波似乎印证了这一点。2月23日上海市消保委在中介行业的沟通会上,爆出两起针对链家的客诉事件,购房者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购买了被抵押房产。

  这在链家内部代号“223事件”。左晖没有推诿责任。“我自己从来没有发现过任何一笔消费者投诉里面链家是完全没有问题的,我自己接触过的几乎所有的消费者的不满,感性的不满也好,投诉也好,链家都有自己的问题,这两起案例也是一样。”

  这两起事件的问题在于房屋产权的信息调查及未向购房者披露,而上海链家本不该出这样的事情。受限于中国各地政府对房屋产权信息的公开程度,“全中国大多数地方是做不了产调的,但上海在这方面很领先,它可以有规范的产调行为,”左晖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在这样的背景下面,我们没有完成这个产调,没有及时地履行我们的告知义务,这是两起事件中链家的主要问题。”

  他不认为这次风波与公司在上海地区快速的扩张有直接关系,而是这个行业本身也存在着“非常大的信息披露问题”。“我们的企业是非常保守的。”他认为如果外界观察到一个企业突然之间就长大,那这家企业“背后其实做了很多事情”。

  上海市消保委责成链家对两个客诉纠纷进行解决,暂停涉事两家门店网签资格。

  上海的业务需要放缓脚步吗,左晖没能给出明确的答案,“我不是很确定”。

  邵非在这一事件发生之前的数月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上海链家需要沉淀一下,以强化内部管理。

  这两起事件披露后,链家骤成焦点。15年发展,链家和左晖遭遇最严重的一次舆论危机。时值北京、上海楼市火爆,链家金融业务受到公众审视。

  金融边界

  首付贷已成众矢之的。

  央行前副行长吴晓灵3月8日对媒体表示,政府为了鼓励房地产去库存,将首套房首付比例由30%降到了20%,这本身已经是加了杠杆,房地产市场仍通过场外配资、P2P等其他渠道,还有房屋中介做的一些如首付贷等产品(加杠杆),则可能会引起房地产市场的风险。

  中国市场内大的地产代理机构多涉足首付贷业务。链家不例外,其老对手中原地产也有“e+首付贷”业务。

  “首付贷款,的确有可能加大杠杆的状况。”左晖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但首付贷集中在新房领域,因开发商会给予补贴,二手房领域则由于没有相应补贴没有发展起来。链家“去年138亿P2P金额里,大概3个亿新房首付贷,在途余额1.2亿”。

  链家金融业务远不止首付贷。链家发展已经15年时间,但旗下理房通和链家理财两大金融板块均始于近年。

  理房通于2013年8月成立、2014年7月获中国人民银行颁发的支付业务许可证,此项业务作用在于短期内托管购房者资金。链家理财系其P2P平台,截至2016年2月24日,平台累计投资金额达到177亿,已发放收益达到1.75亿。

  “像在网上买东西必须走支付宝一样,否则二手房的交易安全根本得不到保障。”左晖这样解释理房通存在的理由。对于市场对金融业务的整体质疑,左晖说自己已经“百口难辩”。为了力证清白,左晖此前曾在媒体沟通会上请来资金存管方光大银行(601818,股吧)做“背书”。

  近日,链家已经暂停了首付贷业务。

  谁错了

  作为地产中介行业的观察者,外界不能不将中原地产与链家做对比。前者是行业巨无霸,2016年成交9000亿;后者势头正劲,规模已近7000亿。

  “中原确实受到了很多冲击,但我们会迎接各种挑战。我重新出山就是要让竞争对手知道,中原并没有被吓退。”老而弥坚的施永青此前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专访时表示。

  施永青一手将中原地产带至巅峰。不过,在左晖眼里,时代已经变换,而链家与中原“完全不是一个时代的企业”。他将房地产中介企业分为三类:传统中介企业、互联网中介企业、链家自成一系。

  1949年出生的施永青与1971年出生的左晖,在房地产经纪领域遭遇。

  两强争雄,谁会笑到最后?

  左晖的回答透着骄傲。

  “它(指中原地产)有没有机会,我根本不关注这个事情。”左晖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我只知道我们在做的事情,这个行业似乎没有人在做,要么就我错了,要么就他们错了。”

最后编辑:
作者:罗伯特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